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秦观的《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原文翻译: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拼音版
mò mò qīng hán shàng xiǎo lóu 。xiǎo yīn wú lài sì qióng qiū 。dàn yān liú shuǐ huà píng yōu 。
zì zài fēi huā qīng sì mèng ,wú biān sī yǔ xì rú chóu 。bǎo lián xián guà xiǎo yín gōu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秦观的诗词大全

《踏莎行·郴州旅舍》 《南歌子·香墨弯弯画》 《渔家傲(七夕立秋)》 《秋日(霜落邗沟积水清)》 《画堂春·落红铺径水平池》 《点绛唇·桃源》 《虞美人(高城望断尘如雾)》 《阮郎归(四之二)》 《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 《如梦令·春景》 《八六子(倚危亭,恨如芳草)》 《念奴娇》 《调笑令(柳岸)》 《木兰花慢》 《满庭芳(三之一)》 《浣溪沙(五之五)》 《词笑令(⑧采莲)》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 《石州慢(九日)》 《河传(二之二)》 《满庭芳·碧水惊秋》 《点绛唇·桃源》 《好事近(春路雨添花)》 《满庭芳·碧水惊秋》 《词笑令(③崔徽)》 《望海潮(四之四)》 《好事近·梦中作》 《词笑令(十首并诗·①王昭君)》 《望海潮(四之一)》 《如梦令(楼外残阳红满)》 《满庭芳(碧水惊秋)》 《还自广陵》 《临江仙(二之二)》 《如梦令(五之二)》 《满庭芳(三之二)》 《望海潮(四之二)》 《长相思(铁瓮城高)》 《玉烛新》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 《还自广陵》 《词笑令(⑥盼盼)》 《玉楼春(集句)》 《南歌子(霭霭凝春态)》 《词笑令(⑦莺莺)》 《浣溪沙(五之三)》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 《如梦令(门外绿荫千顷)》 《阮郎归(褪花新绿渐团枝)》 《一落索(杨花终日飞舞)》 《一丛花(年时今夜见师师)》 《满庭芳·山抹微云》 《南歌子(香墨弯弯画)》 《阮郎归(潇湘门外水平铺)》 《画堂春·春情》 《蝶恋花(晓日窥轩双燕语)》 《满庭芳(晓色云开)》 《木兰花(秋容老尽芙蓉院)》 《阮郎归(四之一)》 《行香子·树绕村庄》 《满江红(姝丽)》 《虞美人(碧桃天上栽和露)》 《踏莎行(上巳日遇华严寺)》 《行香子(树绕村庄)》 《满庭芳·山抹微云》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 《满庭芳(赏梅)》 《浣溪沙(锦帐重重卷暮霞)》 《望海潮(秦峰苍翠)》 《泗州东城晚望(渺渺孤城白水环)》 《调笑令(心素)》 《浣溪沙(五之四)》 《虞美人·碧桃天上栽和露》 《梦杨州》 《词笑令(④无双)》 《风流子(东风吹碧草)》 《品令(二之二)》 《满庭芳(山抹微云)》 《醉桃源(碧天如水月如眉)》 《词笑令(⑨烟中怨)》 《鹧鸪天·枝上流莺和泪闻》 《临江仙(千里潇湘挼蓝浦)》 《南乡子·妙手写徽真》 《添春色》 《词笑令(②乐昌公主)》 《江城子(三之三)》 《望海潮(星分斗牛)》 《鹊桥仙·纤云弄巧》 《兰陵王》 《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 《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 《桃源忆故人(玉楼深锁薄情种)》 《虞美人·碧桃天上栽和露》 《踏莎行·郴州旅舍》 《好事近·梦中作》 《桃源忆故人·玉楼深锁薄情种》 《鹊桥仙(纤云弄巧)》 《调笑令(辇路)》 《千秋岁(水边沙外)》 《河传(恨眉醉眼)》 《虞美人(三之三)》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译文及注释

译文在春寒料峭的天气里独自登上小楼,早上的天阴着好像是在深秋。屋内画屏上轻烟淡淡,流水潺潺。天上自由自在飘飞的花瓣轻得好象夜里的美梦,天空中飘洒的雨丝细得好象心中的忧愁。走回室内,随意用小银钩把帘子挂起。

注释漠漠:像清寒一样的冷漠。清寒:阴天,有些冷。晓阴:早晨天阴着。无赖:词人厌恶之语。穷秋:秋天走到了尽头。淡烟流水:画屏上轻烟淡淡,流水潺潺。幽:意境悠远。自在:自由自在。丝雨:细雨。宝帘:缀着珠宝的帘子。闲挂:很随意地挂着。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鉴赏

  每一次春来,就是一次伤春的体验。词人之心,很早就发出了“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的愁怨。然而他们的命运也往往是一年年地品尝春愁。此词抒写的是淡淡的春愁。它以轻淡的色笔、白描的手法,十分熨贴地写出了环境氛围,即把那一腔淡淡的哀怨变为具体可感的艺术形象渗透出来,表情深婉、幽缈。“一片自然风景就是一种心情”。索漠轻寒中袅袅而升的是主人公那轻轻的寂寞和百无聊赖的闲愁。即景生情,因情生景,情恰能称景,景也恰能传情,这便是词作的境界。

  词的起调很轻,很淡,而于轻淡中带着作者极为纤细锐敏的一种心灵上的感受。漠漠轻寒,似雾如烟,以“漠漠”二字状漫弥而上小楼的轻寒,一下子给春寒萧索的清晨带来寥廓冷落的气氛。与“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意蕴相似,而情调之婉妙幽微过之。不说人愁,但云“漠漠轻寒上小楼”。回味“上”字,那淡淡愁思,不是正随这薄薄春寒无声无息地在人的心头轻轻漾起?仅词的首句,就为全词烘托出一个色调凄清的景。紧接着加上“晓阴无赖似穷秋”,在凄清的背景上涂抹一层暗淡的色彩。无赖,令人讨厌,无可奈何的憎语。时届暮春,却感到竟像深秋那样的寒冷,原来这是一个春阴的早晨。春阴寒薄,不能不使人感到抑闷无聊。然而词人不说心情之无聊,却咒晓阴之无赖,进一层渲染了气氛之寂寞凄寒。主人公也许刚刚从梦中醒来,睡眼惺忪,室内画屏闲展:淡淡的烟霭,轻轻的流水。在周围阴氛的罩笼下,幽迷淡远。凝神恍惚中,他仿佛消失在清迷幽幽的画景之中,又仿佛还依回于渺茫、流动的梦境之中。这种主观幻觉,正是由于幽迷宁静的氛围与主人公此时此刻心境的浑然一体所致。是情与景融、意与境浑的佳句。

  下片开始转入对春愁的正面描写。不期然而然中,他的视线移向了窗外:飞花袅袅,飘忽不定,迷离惝恍;细雨如丝,迷迷蒙蒙,迷漫无际。见飞花之飘缈,不禁忆起残梦之无凭,心中顿时悠起的是细雨蒙蒙般茫无边际的愁绪。作者在这里用了两个奇特的比喻:“飞花”之“轻”似“梦”、“丝雨”之“细”如“愁”。之为奇特,不仅于其喻体和喻指的恰当而新奇上,更在其一反常式,而以抽象的情感喻具体的物象,是飞花似梦,是细雨如愁。本写春梦之无凭与愁绪之无际,却透过窗户摄景着笔于远处的飞花细雨,将情感距离故意推远,越发感生出一种飘缈朦胧、不即不离之美。亦景亦情而柔婉曲折,是“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诗人玉屑》卷二十一引晁无咎语)的佳例。词人将“梦”与“愁”这种抽象的情感编织在“飞花”、“丝雨”交织的自然画面之中。这种现象,约翰·鲁斯金称为“感情误置”,而这在中国诗词中则为司空见惯。如“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诗人们心中存有一种感情,移情入景,便往往设想自然也带着这份感情。“以我观物,而物皆著我之色彩”。“自在飞花”,无情无思,格外惹人恼恨,而反衬梦之有情有思。丝丝细雨,已足生愁,更况其无止无歇总是下个不停呢!体味这无边的飞花细雨,仿佛我们也感受到了那轻轻的寂寞和淡淡的哀愁。最后,词以“宝帘闲挂小银钩”作结,尤觉摇曳多姿。细推词脉,此句应为过片之倒装句。沉迷于一时之幻境,不经意中瞥向已经挂起的窗帘外面,飞花丝雨映入眼帘,这便引出“自在”二句之文。而在结构艺术上,词人作如是倒装,使得词之上、下片对称工整,显得精巧别致,极富回环变化的结构之美。同时,也进一步唤醒全篇,使帘外的种种愁境,帘内的愁人更为分明,不言愁而愁自现。《续编草堂诗余》曰:“后叠精研,夺南唐席。”正是对此章法技巧的高度评赞。句中“闲”字,本是形容物态,而读者返观全篇,知此正是全词感情基调──百无聊赖的情感意绪。作为红线贯串打通全词,一气运转,跌宕昭彰。张炎说:“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词源》卷下)试观此作,谁谓不然?

  此词以柔婉曲折之笔,写一种淡淡的闲愁。在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的一份闲愁。不知何时何处,它即从你心底无端地升起,说不清也拂不去,令人寂寞难耐。词人们又总是能更敏锐地感受到它,捕捉住它,并流诸笔底。而此时,又必然会渗透进他们对时世人生的独特感受。冯延巳的《鹊踏枝》写出了人人心中皆有的这般闲情,却也包蕴着一种由时代氛围所酿成的说不清、排不开的愁绪。“古之伤心人也”的秦观,年少丧父,仕途抑塞,于新旧党迭为消长之际,一再受到排抑,满腹满腔人生的遭际感慨,泛化为一种凄怨感伤的心境意绪而弥漫于词作之中,呈现出含蓄蕴藉、窈深幽约之美。此词曲折传情而凄清婉美,《词则大雅集》卷二称“宛转幽怨,温韦嫡派”。作为婉约派词人,他正是远祖温韦,近承晏柳,融各家所长为一体,成其细腻含蓄而又凄怨感伤之风格,吟唱出较“花间”、“尊前”更为绸缪凄婉的角声,别具一番魅力。

秦观简介

秦观(1049-1100)字少游、太虚,别号邗沟居士,高邮(今属江苏)人。少有才名,研习经史,喜读兵书。熙宁十年(1077),往谒苏轼于徐州,次年作《黄楼赋》,苏轼以为「有屈、宋姿」。元丰八年进士及第,授定海主簿,调蔡州教授。元祐三年(1088),应制科,进策论,除宣教郎、太学博士,校正秘书省书籍。六年,迁秘书省正字。预修《神宗实录》。时黄庭坚晁补之张耒亦在京师,观与同游苏轼之门,人称「苏门四学士」。绍圣元年(094),坐元祐党籍,出为杭州通判,再贬监处州(今浙江丽水)酒税。三年又因写佛书削秩徙郴州(今属湖南)。明年,编管横州(今广西横县)。元符元年(1098)再贬雷州(今广东海康)。徽宗即位,复宣德郎,允北归,途中卒于藤州(今广西藤县),年五十二。《宋史》、《东都事略》有传。存《淮海集》四十卷,另有《淮海词》单刻本。其诗、词、文皆工,而以词著称。词属婉约派,内容多写男女情爱,颇多伤感之作。秦观工诗词。词多写男女情爱,也颇有感伤身世之作,风格委婉含蓄,清丽雅淡。诗风与词风相近。秦观的《淮海词》基本上没有跳出相思离别题材的藩篱。但它是一部优美的抒情诗。于离情别绪之中,融入了身世之感,唱出了那个时代一位富有才情而又备受压抑的知识分子的痛苦和忧伤爱情词不同于过去偎红倚翠的艳词,《满庭芳》诸阕深含「恋恋故国」之情;《鹊桥仙》以金风玉露、柔情似水等审美意象,歌颂了纯洁真挚、地久天长的爱情。秦观词伤感色彩较浓,充满了愁苦凄恻、孤苦无告的苦闷。在艺术手法上,摄取了柳永词铺叙渲染、委曲尽致的优点。但写景言情,出以纯净之笔,形成清丽典雅的词风。秦观深谙音律,长于运思,能够准确地把握事物的突出特征,以鲜明的意象、致密的结构、精练的语言,构成一种凄迷幽婉的审美意境。在艺术上力求创新,形成了独特的抒情个性。千百年来,一直被视为第一流的正宗婉约作家,以情辞兼胜的优美篇章在词史上卓然名家,对后代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集评:近来作者,皆不及少游。如「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也。(晁无咎)子瞻辞胜乎情,耆卿情胜乎辞。辞情相称者,惟少游而已。(蔡伯世)今代词手,惟秦七、黄九耳,唐诸人不迨也。(陈后山)秦词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李易安)少游词虽婉美,然格力失之弱。(胡元任)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张叔夏)观词情韵兼胜,在苏黄之上。流传虽少,要为倚声家一作手。(《四库提要》)秦少游自是作手,近开美成,导其先路;远祖温、韦,取其神不袭其貌,词至是乃一变焉。然变而不失其正,遂令议者不病其变,而转觉有不得不变者。后人动称秦、柳,柳之视秦,为之奴隶而不足者,何可相提并论哉!(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名句类别

抒情」 「天气」 「植物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拼音版 秦观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ju/5.html